“十年双减半”倡议被热议 政企业界代表共绘共享经济蓝图

资讯 阅读:1 来源: 2020-01-21 15:00:31

“其实中国人吃饭就是共享的模式,共享自己的餐食。在欧洲,大家一般会每人拿一盘菜自己吃自己的,我们会面对面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但却没有共享我们的食物。”1月16日,在“大共享 新经济——全球共享经济论坛北京峰会”上,全球共享经济联盟常务主席、塞尔维亚前总统鲍里斯·塔迪奇这样表达了自己对于共享的理解,“因此我觉得共享不是一个新的模式,我们在新的时代用新的方式使用共享,我们是采用过去的高效的模式来创造新的模式,与此同时了解怎样变得更加高效、灵活。”

而在经济领域,近几年,共享经济已然成为热度最高的商业、经济模式之一。无论是在中国、美国,或其他国家,共享经济模式正不断地落地生根、优化成长。在“大共享 新经济——全球共享经济论坛北京峰会”上,与会嘉宾也对共享经济的概念、模式、商业落地及发展前景进行了讨论。

“大家对‘共享经济’这个名词非常熟悉了,但是到底理念包含什么内容?根据研究来看,这里总结包括了零工经济、实时供需、集体采购及抱团经济。”天九共享集团董事局执行董事、全球CEO戈峻向包括《中国经营报》在内的媒体记者表示,“国家信息中心在2019年下半年发布中国共享经济的报告,让我们看了特别受鼓舞,因为中国在这一块儿已经起到了引领世界的作用。”

重新定义共享经济

每一个时代的跨越,都来自先行者对趋势的把握与推进。

1978年,美国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Marcus Felson)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Joel.Spaeth)提出共享经济,概括为: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基于这个定义,近年来常规上只有一些新经济平台企业才被视为共享经济企业。

然而在戈峻看来,所有在陌生主体间转移包括但不限于物权、智慧产权、资源和渠道等价值要素并产生利益交换的经济行为都是共享经济。

“传统共享经济概念限制了人们的视野和思考,我们近期出版的《大共享时代》提出了广义共享原理,即不论是新兴共享经济组织,还是传统业务以‘共享’为主的经济组织,在推广和运用‘共享’方面,本质是无差别的。通过广义共享经济的视角,我们不仅可以更加深刻地认识当前被称为共享经济企业的业态,也可以帮助传统经济企业主动拥抱共享经济。”

国家发改委原副秘书长范恒山也有类似观点。“这几年来,共享经济这个词变得非常的热而且流行,到现在为止,绝大部分关于共享经济的讨论局限在比较微观、甚至比较无知的层面。”在他看来,首先共享经济是一种节约经济,共享模式消去了闲置资源和资源的闲暇时间,是一些实际生活中在大部分时间里处于闲置状态的物品推向了现实的实用利用的可能,能够使它做到物尽其用。因此,资源配置效益会大大地提高,这也使这种效益经济同时成为效率经济。在本质上符合绿色发展的理念和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要求,提供了通过存量调整、推进发展方式转变的一种新路径。由于动员资源的广泛性,共享经济有利于在更高水平、更具效率、更加合理的方面来配置资源,实现供给与需求紧密对接,与此同时,能够有效激发社会创新活力,并使社会尽快分享最新最好的创新成果。而经验、规则、平台等的分享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增长,而且能直接成为发展方式转变、结构优化调整的手段和保障。

共享经济的前提是产权更加明晰,相关机制和法律更加健全。在此基础上,这种模式带来了人民及资产参与的灵活性,在给参与者通过角色转换和自有资产的利用获得了更多的收入,来提供了充分的机会。而人人参与,人人消费的模式也带来了人人监督,这为推动形成性价比的共享服务提供了有效的制约。

而共享经济对生态的改善,与会嘉宾在此方面也达成了一致。全球共享经济联盟常务主席、哥斯达黎加前总统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经济发展目前跟相关产业与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产生了深度融合,不仅催生出新经济、新业态,而且直接促进了传统产业的转型提升。这意味着共享经济不仅是产业结构优化提升的推力,也直接体现着产业结构的升华。“共享经济发展带来了创业生态环境的一系列改善。它要求开放统一竞争的市场体系,要求诚实守信的敬业素质,要求公正透明规范的法规体系,要求及时贴心和共享的政府管理。这也是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优化、动能增长所需要的生态。” 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说。

据悉,在2019年11月29日,全球共享经济联盟在维也纳成立,得到了来自全球各个国家企业界、商业界、商会、协会等多方面的支持,有26个国家的前政要参与。

对于全球共享经济联盟,戈峻这样表达了对该组织的理解和认知:“第一是希望有更多机构加入到这个联盟中来;第二是我们要进一步构建大共享经济的理论研究体系,扩大并完善大共享经济的实践、经验、总结、积累让我们做得更好一些。同时,我们也希望在大家一起的努力下推广大共享,实现‘十年双减半’的目标。即希望通过企业界,我们研究界我们政府一起共同的努力来践行大共享理念,在2030年实现人们幸福指数不断上升的同时,全球新增资源消耗减少50%,人们的劳动工时减少50%。”

戈峻认为,共享经济能够在减少新增资源消耗方面发挥最重要的作用,通过共享在不影响生活物质要求前提下面,实现全球新增资源消耗的减半。同时,通过对生产和资源消耗的减少,人们劳动时间会相应减少。省下来的劳动时间可以专注于更多的创新。

“我们(天九共享)在2016年开始实施四六工作制,员工的工作时间已经减少40%,从40小时减到了24小时。四年来公司做这样的事儿并没有影响到公司的产出和业绩。公司估值从45亿发展到300亿的规模。根本原因是天九告别了单打独斗,开启了共创共享和共赢的大共享经济模式。这样的做法如果关心产业反映的时候,可以看到今年2019年8月份,日本微软实现四天工作制,它的结果是员工当月的工时减少了25%左右,但是打印的纸张减少了58%,办公用电减少23%,工作效率却提高了40%。”在戈峻看来,世界性的产能过剩和存量资产过剩为全球性的共享经济的内在驱动力,互联网和区块链技术为大规模的共享平台提供了技术准备。在这2019的前后20年间,将是全球共享经济风起云涌的20年。

独角兽概念的深层商业逻辑

记者注意到,当前全世界已上市的公司中,市值前10的公司,其中有7家是拥有共享经济属性的平台型公司。“我们可以看到它已经展示出了现在共享经济中的一系列经济与商业逻辑。这些平台有自己的应用程序、软件和社交网络,他们的市值主要由一系列的共享内容所创造出来的。” 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如是说。

而在尚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中,也不乏共享经济为主要商业模式的企业。以爱彼迎为例。记者从现场了解到,万豪酒店作为全球酒店业的领军品牌,占有着全球市场27%的份额。万豪酒店有14亿间房间,而他们的市值已经达到了400多亿美元,占据大约27%的市场。而爱彼迎已经进入了两千多个城市及十个国家。它名下没有任何的房产,市值也有了400亿美元之高。几乎和万豪酒店在市值上打成了平手。

何塞·玛丽亚·菲格雷斯又以WeWork举例说明。“WeWork是一家为大家提供共享办公场所的企业,它目前面临着众多挑战,包括上市状况的不理想。但是WeWork所创造的商业模式是十分成功的。首先企业不再需要跟房东打招呼,不需要自己去找工作的场所,企业再也不需要布局自己的资源在固定资产当中,而可以把资产和资源用在最重要的商业活动当中,并且共享自己的办公场所。更为重要的是在WeWork的办公场所中有众多的创新行为,大家在共享的空间中工作,可以激发出更多的灵感。”

除这些头部的明星企业外,天九共享也为多个有代表性的共享经济模式的公司进行了加速赋能。

365网创始人胡旭亮向记者介绍称,365是一个找人的模式,通过互联网把人和人连接在一起,目前已经在全国大概67座城市正式开展业务,业务覆盖面覆盖到家政、同城快递等方面,互联网的方式即时解决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需求的人联网的模式。“我们每个人有服务需求的时候,可以在我们平台上发一个订单,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通过平台去看到这个需求给他提供服务。说白了就是全民用户、全民兼职的概念。现在我们目前整合的全国兼职服务提供者大概有107万,2019年的订单是将近两千万。”

“这里的订单很好玩儿,包括有家里面养宠物的需要一个人临时遛狗和父母聚餐。还包括涉及到法务咨询类的合作。去年我们把这个模式拿到海外,我们当时在悉尼测试了一下这个模式,受到华人群体的关注。我们用这个模式,用互联网的基础以人帮人,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服务的需求者,也可以成为服务的提供者。”胡旭亮说。

戈峻总结道,从共享经济十大行业中,大家可以看到有金融共享、知识技能共享、生活服务共享、信息技术共享、共享物流、共享出行、共享教育、共享房屋、共享医疗等,“而天九在其中所做的,就是把资源和智慧两大板块进行有效整合。资源方面,企业家有它的市场渠道,有金融资本、有人力人脉;在智慧端、创业端,项目方有很好的商业模式,有优质的商机、有创新的科技。通过把资源端和创新端有效对接,就形成一个好的现象,就是共享经济。这就是共享做的探索,我们也做了大量的实践。”据戈峻介绍,在2019年,成功进入天九共享独角兽加速器的中外企业超过300个,实现了智慧和资源之间的充分整合。“此外,天九共享在大共享理论方面做了一些探索,戈峻还推出了一本新的著作——《大共享时代》。“我们要做的实行一定要总结、归纳,让我们自己的智慧跟企业家的智慧、专家学者的智慧融合在一起,为社会提供一些支撑,尤其是为经济未来发展方面提供一些思考。”

数据安全问题亟待解决

共享经济在不断前进的道路上,也会面临着众多挑战。这正是包括企业、学校、智库以及政府机构等社会各界需要同力协作共同解决的。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提出了共享经济当前亟需解决的三大问题:保护个人隐私的法律,共享的信息平台的构建、以及数据的收集和重构,以及定价。

“我有一种东西非常不喜欢的就是刷脸,刷脸不能说归入共享,但是也是高科技的概念,我对刷脸非常不喜欢,从根本上侵犯人们最重要的隐私,进一个校园也要刷脸,进入酒店也要刷脸,破坏了技术的伦理。我觉得在对隐私的保护在现时代是变得特别的重要,所以共享经济在规则和法律的调整上排在第一位的。”吴晓求继续说道:“此外,以前所存在的共享行为不一样,共享经济是要定价的,我们定价基础是什么?定价依据是什么?需要我们很好的去思考。在金融学上,对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进行定价,实际上共享经济的这样一种行为也要进行定价,否则就不是经济模式,经济模式内含定价的模式。”

全球共享经济联盟高级顾问、比利时前首相伊夫·莱特姆在近年来与中国的接触中发现,在过去七八年受数据驱动的影响,现在需要更多的人真正加入到其中来,愿意一起去分享,做出一些革新性的举措。

“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千禧一代比欧洲更开放,我们也看到了在数据这方面,大家彼此之间的信息互通、互换也非常的频繁。在欧洲,我们一直在引领全球在数据隐私保护这方面的工作,我觉得欧洲是给大家坚定了这样的基调或者这样的节奏。通过共享经济来讲我们的数据分享确实是非常重要的,但同时我们不能忽视信息保护。” 伊夫·莱特姆说。

可以看到的是,目前,中国在共享经济的理论框架、政策制定等方面,均走在世界前列,政府也在推动共享经济的发展。在2019年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中国将继续推动共享经济平台的发展。而今中国所有推动的共享经济将会让企业和个人在全球经济的各个层面受益,不仅是中国,而是很多国家,都能够分享共享经济带来的发展机会以及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红利。

中国产业发展促进会副会长李小军表示,在过去的十年里,全球经济增长最大的动力之一在中国,中国对全球经济影响的贡献率在30%以上。英国媒体这样评价,中国经济在过去十年历实现巨大发展是人类历史上惊心动魄大事件。共享经济应当是重彩的一笔,除了对大众提供创新的服务模式,还提供了就业保障,社会资源运转得以高效发挥,为社会提供了经济新动力。未来随着政策的进一步适配和跟进,我国产业基础和创新体系日益健全,保持稳步向前的增长势头,大共享在于减少重复和浪费,可有效地促使资源充分得以利用,建设开放型经济,享受全球化红利。

世界经济面临尖锐的矛盾,使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的差距,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在发达国家的主导下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被排挤在经济全球化的主干道之外,造成各国之间经济社会发展上严重不平衡,以及因此有些地区动荡和社会不稳定。

“在一带一路倡议和实践中,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获得明显改善,工业化的步伐加快,加入了全球化产业链供应链技术链和价值链得到提升,这些成就吸引有远见的政治家企业家参与到建设中,并取得卓有成效的成果,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国家的前途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应该风雨同舟荣辱与共,把世界各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变成现实,而正是新经济共享、共建、共赢的全球化发展趋势。”李小军说。

转自:中国经营报


推荐阅读:福建都市

分享至:
0 收藏